网王之爱乱入的双胞胎

成美回来了

当春风再次吹来,樱花开满东京街道的时候,成美回国了。

不过,从美国回来的不只是成美,还有越前龙马。我在东京机场百无聊赖地等着,一边四处瞅瞅,万一有幸看到了主角呢?

但是直到我们的养父伊集院先生带着拥有完美笑容的成美出现,我都没有那个荣幸见到那个可爱的主角。

不过,看着成美完美无缺的笑容,我一脸嫌弃。“姐姐,你的灵魂究竟有多残缺啊居然能笑成这样。”

“我记得你可是很喜欢这样的笑容噢。”成美仍旧温温柔柔的,但是这两年肯定经历了许多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以才会有如此假面。

关于细川家,伊集院家,这些事我无法插手,这就是作为主角必须经历的。

但是那该死的贵族式笑容真是让人不舒服,明明我喜欢的就是不二周助那种让人无时无刻都很舒服的笑容,哪像成美那样看起来就是假的笑?

“久美子,看见姐姐就不要爸爸了吗?”养父板着一张脸却又想和我亲近,伸手就要摸我的头发。我假装不知道他的意思,冲他做了个鬼脸拉着成美跑了两步。

成美笑了笑,这才注意到我的头发。“你居然剪发了?头发也变回原来的颜色了,啧啧,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用那瓶洗发水呢!”

这下我惊讶了,那个洗发水的事我忘记说了,但是她居然知道?

“妈妈的恶作剧。日本的妈妈们都是那么童心未泯,喜欢可爱的东西,好多妈妈都想让自家孩子有点特色。”成美居然这样解释吓了我两年的事情,不过也是,毕竟这里是网王世界,长出的头发不一样颜色也是很正常,但是对于一个正常的日本人来说,黑发之外的颜色就有点扯,所以大家的都是染的了。

蓦地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幸村手冢丸井忍足迹部的头发都是染的?”

“丸井是谁?”成美假装不懂我的问题,准备和我玩顾左右而言他。

算了,看来是真是染的了。想到幸村那头美丽的紫色头发是染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要纠结这个好吗?”成美无奈地捂脸,“其实幸村的头发是真的,眼睛的颜色也是真的,只不过像他那样眼睛和头发一个颜色的人很少,比如迹部的头发是染的,但是眼睛颜色是真的。”

其实成美,眼睛颜色和头发一样的人多得不得了,这种人就是所谓的双黑。

看来我这头黑的发黄的头发也是正常了。

回到了东京的那个家,妈妈很开心地把我们俩又搂又抱,这两年成美不在日本,我呆在神奈川极少回来,回来也是因为只有两个人显得有点尴尬所以不怎么说话。

毕竟知道了他们对我们的好是有目的的,心里怎么都觉得不舒服。只是更加心疼小玖,她可是从刚出生就记得清清楚楚,至少我一岁前的记忆都是空白的。

“你回来是要做什么的吗?”晚饭后我直接把成美拉到房间里审问。这丫头可是背着细川家做了不少动作,美国那边尚在布局当中,就这么跑回来可不怎么好。

我虽然废,刚上大学没多久就挂了,但是她可是比我多活了不知几年呢,更何况我记得她以前有个闺蜜也是整天玩这些家族斗争的。

“剧情要开始了,我得回来这边,不然到我们出场时却不在会有麻烦的。”成美淡定的说,但是我怎么老是觉得她很多事都不想和我说呢?

不过不想说就算了,反正结果是怎样的我都一清二楚了,就让她玩神秘去吧。“你要报名全国小学生网球大赛吗?”

“那是什么?”

我看了她一眼,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就是越前龙马君出场的时候邂逅龙崎樱乃的那个啊。”

“(⊙o⊙)樱乃?”成美很是震惊。

于是我立刻补刀:“越前龙马的官配,同时也是故事的讲述者,女主一样的存在。”

成美立即焉了下来,闷闷地说:“就是那个长长辫子的?居然还有官配这一说。”

叫你惹我,叫你玩神秘,叫你上辈子不陪我看网王,哈哈,现在才知道不熟悉剧情有多么不方便了?

“那不二周助的官配是谁?”

我愣了一下,大言不惭地说:“我。”

“哈哈哈哈……不要脸。哈哈哈哈。”成美笑得很夸张,直接滚到床上去了。喂喂,说好的温柔形象呢?说好的笑不露齿呢?

我记得动漫里就我一个女生光明正大地追过不二啊,我这样说有错?难道不二的官配是手冢才合理?但是明明就跑出来一个千岁美由纪明恋手冢,还让千岁千里偷拍手冢□□……

突然感觉这对兄妹好恐怖。

成美笑够了就拍拍脸开始假正经。“你把关于龙马的事和我说一下,我知道的不多。”其实她也就在我看动漫的时候凑上来瞄过几眼,不过确实是对越前龙马印象深刻。

至于我是怎么和她说的并不重要,但是听得她一愣一愣的。我只是把某本以越前龙马为讲述者的耽美小说大概的讲了一下,蓦地发现不能直视这个世界了。

越前是喜欢手冢的,可惜手冢太正直,越前太单纯,所以两人关系若即若离。至于其他不二啊幸村啊迹部啊甚至包括真田在内全部暗恋越前。

作为一只毫无腐属性的纯天然少女,成美表示她被恶心到了。“原来你以前就爱看这些啊!”怎么可能,我以前只是觉得动漫不够我看的才去找了些同人来消遣好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欢最向往的就是那种牵个手都会脸红尖叫的场景,怎么可能是你想的那样。”我极认真的辩解。

成美:“呵呵.”

在我的一番努力之下拥有紫色眼睛的女主,终于说服了成美一同参加全国小学生网球大赛,当然不是我说的越前参加的那个,反正成美拿冠军是杠杠的,我就是被人虐的,而且还是第一局就被虐挂的。想来就算我马力全开打到5—0都有可能突然扭到脚弃权,想想都脚痛。

于是,时间就到了某个我不得不参加的糟心比赛了。

我以平常心上了场拥有紫色眼睛的女主,刚刚热身完有些微汗。看到我的对手时差点栽倒,立刻明白了我必输无疑的命运是怎么来的。对方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千岁美由纪,看她那淡定的样子根本就不像会是患有神经痉挛。

她没有把我这个四年级的小孩子放在眼里,所以在输掉前决定让她好好试一下小鬼的厉害,至少以后见到她不会有落败的心理阴影。

不得不说,她的球技很好,削球,扣球都处理的很好。除了一直破不了我的外旋发球,也就是一直拿不下我的发球局。偏偏我的体力经过真田的非人训练有了很大的提高,持久战也耗得起。最后,她终于看破外旋发球,7—8赢了我。

就算真心知道自己会输,但是输了之后还是好难过。我头上盖着毛巾坐在那里垂着头,眼泪却止不住的掉下来。

“久美。“成美赢了第一场,很高兴地跑过来,却看见我这副样子,突然就失了声。

第二天下午决赛时,看到成美把第二名的千岁美由纪虐的比我还惨时,我抱着球拍远远地看着,我果然还是要和成美绝交!

插入书签

此条目发表在最近更新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