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地矿局张华 *类有关论文怎么撰写 跟地矿贪腐为何成为难点相关毕业论文怎么写

地矿贪腐为何成为难点,本文是*类有关毕业论文怎么写跟地矿和*难点和成为相关毕业论文怎么写.

******论文参考文献:

******论文参考文献

据统计,近年来已有江西、安徽、云南等12个省区的地质系统一把手落马,在贵州、内蒙古等地,另有多名地矿局副局长、总工程师等厅级领导班子成员接受调查.从落马官员的人数与比例来看,甚至超过了此前外界关注颇多的交通厅长.

一名业内专家认为,地质行业存在体制性、垄断性、专业性、不确定性四大特征.而这些特征,有可能会成为败的难点.

地矿局长善织关系网

2015年6月5日,彭泽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当年9月30日,江西检察机关依法对其逮捕.一年后,彭泽洲多年的同事、江西地矿局副局长张华也步其后尘,接受组织调查.

彭泽洲大学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参加工作后从地质大队的技术员干起,1985年便担任江西省地矿局团委书记,此后一直从事行政管理工作.26岁便成为正处级的彭泽洲,此后多年在地矿局得不到提拔.心灰意冷之下,他想尽办法离开地矿系统.2000年,他离开地矿系统,赴九江市先后担任市长助理、副市长.

但在2006年,彭泽洲却重回地矿局担任副局长.在彭泽洲看来,今时已不同往日.2000年左右,地矿行业属地化改革后,由以前隶属于地质矿产部,改为归口到所在地区的国土部门领导.当初在九江对彭泽洲提携有加的一名领导,刚调到江西省国土资源厅任职.几年后,彭泽洲成功扶正.

与那些在地矿系统内部成长起来的官员不同,彭泽洲当过副市长,更了解所谓官场规则,并很擅长对外沟通协调.彭泽洲在任时,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一直很融洽,地矿系统的工作,经常得到省委领导的批示,省委领导还多次到地矿单位调研.全国地矿系统开会时,有人还对其它省区的地矿局长说:“地矿局怎么和当地政府搞好关系,可以去问彭局长.”

或许正因为出色的工作业绩以及自以为得意的关系网,彭泽洲上任几年后,变得骄傲自大.在单位内部,他是说一不二的“一言堂主”,对于的大政方针,他也阳奉阴违.在八项规定出台后,彭泽洲毫不收敛,重新装修了自己的办公室,将一个面积达211平方米的会议室改造为办公室和会客室,并连为一体由其使用.2015年5月27日至30日,彭泽洲带队到外省公务考察结束后,一行五人专程到多处景区游玩,并公款报销部分游玩费用.

彭泽洲素来把“技术与资本结合”挂在嘴边,他喜欢与各式各样的商人朋友交往.一名者告诉记者,彭泽洲提倡的“技术与资本结合”,听上去是不错,但稍微加以利用,就会形成巨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他曾江西地矿局一家下属单位,将位于赣南的一座有色金属矿低价转让给私企老板.而这件事背后,就有彭泽洲的影子.

矿企老板回忆遭索贿细节

“地矿里面是石头,石头里面有宝贝.”青海省一名矿企老板回忆一名地矿官员暗示他“上贡”时曾说,“矿里自有黄金屋,矿里自有颜如玉,矿里车马多簇簇.”因该矿企老板“装作听不懂”,所以始终没拿到某个矿山的竞标权.后来,该地矿官员因贪腐落马.在他看来,地矿系统的贪腐官员“要起东西来”真是花样多.

“李晓明被称为云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领域的‘大哥’,资历老,受贿手段高明,隐蔽性很强.”重庆一家矿业公司的老板王某说.他口中的李晓明就是已落马的云南省地矿局原党委书记、局长.

因为工作关系,王某经常去昆明,他向记者回忆起在昆明的见闻.2000年,西部某公司参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铅锌矿投资开发.该公司董事长通过各种途径联系上李晓明,请他帮忙运作,最终拿下该矿.

该董事长当时派了一个中间人送钱,这名中间人和王某相熟,他曾向王某透露:“直接送钱,虽然方便,但显得不‘艺术’”.他最擅长的还是在桌上滴水不漏地“输钱”.

牌桌上输送金钱,其实也不怎么“艺术”.上述王姓老板说:“要把这门‘艺术’运用得好,就不能沾‘铜臭味’.这其中做得最‘艺术’的,要数青海‘首虎’毛小兵.”

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原市委书记毛小兵曾长期任职于青海地矿系统,是该省地矿系统的高级专家和管理干部.在德令哈市几名矿企老板看来,毛小兵“收东西‘养生’得很.”

其中一名康姓矿企老板告诉记者江西地矿局张华,毛小兵在担任青海省锡铁山矿务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听说虫草养生效果很好,便想办法弄来服用.一些矿企老板为了和毛小兵搭关系,便想方设法收购虫草送给毛小兵,“当面送给他江西地矿局张华,他还推辞.我就把虫草装在空的平价烟盒里,以送普通的名义送给他”.

“有时候,地矿官员也会向矿老板索贿.”记者在山西采访时,太原一名矿企老板这样说.

“山西省平定县东升煤业集团董事长王伸就被地矿官员‘榨干’了”,上述老板告诉记者,王伸以前为了“密切”与地矿系统部分领导干部的关系,多以干部子女升学或结婚送红包为由,分批次向多名干部每次送出价值200万以上的豪华轿车.后来东升煤业效益变差,有些地矿官员子女升学或结婚还是传话给王伸,王伸只得再次“包红包”,送价值80万左右的悍马.拿到车的几名领导不开心,觉得“缩水太大了”.

有些矿企老板见地矿官员“油盐不进”,就从他们的身边人下手.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张国华就是这样被“攻克”的.在副厅长任上,张国华分管领域包括地矿.

地质“蠹虫”贪腐探源

地矿局究竟是个什么性质的机构,许多人也不明就里.一名资深地质行业人士表示,如果用一句话介绍这个行业,就是“戴事业帽子,走企业路子”.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在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乃至大型国有企业中存在的腐败风险点,在地质部门几乎通通存在.比如买官卖官等官场积弊,便在地质部门不同程度存在.

同时,“走企业路子”的地质部门,绝非一般企业.地质行业如今依然具有很强的垄断性,实力较弱的中小企业不敢涉足,即便一些实力雄厚的大型民企,要想进军矿产业,也少不了与地质部门合作.而在这个过程中,便形成了权力寻租的空间.

2013年至2014年,国家审计署对云南、山西、内蒙古、重庆等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448宗矿业权出让交易及资金征管情况进行审计.2015年2月6日审计结果出炉.结果显示,自2004年以来,被审计的2448宗矿业权中,累计有806宗矿业权在出让和交易中存在违法违规事项,占比接近所审计矿业权数目的三分之一.

更关键的是,地质行业的专业性极强,甚至会存在各种不确定性.一座矿山的储量究竟如何,开采难度有多大?这些问题不仅外人一头雾水,甚至非专业的监督机构也无法核实.

曾有一座南方的有色金属矿,当地地矿局勘探了三年,一直收获不大.最后,以很低的把矿山连同技术图纸卖给一家民营矿业公司,并对外宣称是甩掉了包袱,盘活了资产.接手的公司从相反方向挖掘进去,很快就大有斩获.这家民营矿业企业的董事长,短短数年就成为当地首富.

事后,矿厂职工曾联名,有关部门也组织了调查.调查结果认为,矿山开采的技术性强,甚至受许多偶然因素影响.国有地矿局一无所获,民营企业短时间内取得进展,并不能因此就和腐败画上等号.

摘编自2017年第7期《廉政瞭望》

总而言之,此文为一篇关于地矿和*难点和成为方面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相关*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之害不仅在贪腐之巨

●赵威每有******落马,最能牵动民众神经的无外乎两个方面官职大小和涉贪金额 所以,最臭名昭著、最声名狼藉的******往往是级别高的“老虎”和小官巨贪的“苍蝇”,清.

患癌官员为何一步步走上贪腐路

2018年3月23日,滨州医学院原党委书记刘树琪受审时表示自己身患癌症,活一天也要积极改造,悔过自新 调查发现,部分官员患癌后将病症作为自己腐败的借口 这些患癌官员是怎样一步步走上贪腐之路,被查处后他.

张晓江:经常上网借鉴贪腐经验

张晓江是重庆市纪委查处的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经历重要领导岗位且被提拔使用的典型“烂树” 既想发财,又怕被组织查处,模仿、翻新贪腐手段,妄图从警示案例中借鉴合腐&ldquo.

此条目发表在最近更新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